哈利波特三部曲之化敌为友(DH/生子/HE/慎入)【第一章 焦虑的暑假(1)】

写在前面的废话可以忽略系列:

HP爱了十多年,赶脚还可以继续爱下去。

文也写了很久,赶脚还可以继续写下去。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只要是同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OOC。

每个写手也只是写出自己眼中的DH罢。

各取所需。玻璃心轻拍~

欢迎勾搭~

弃权声明:HP巨著属于JKR大大,作者只是借来YY【你走

背景交代:本篇时间截点开始于五年级开学前的辣个暑假√

屏蔽要点注意:主CP德哈(DH,Drarry)√副CP犬狼√百合注意√生子注意√HE必须√便当粉碎机(会收回个别重要人物的便当)


************************正文分割线************************

第一章   焦虑的暑假(1)

 

这个夏天总给人燥热的感觉。

 

对哈利波特来说,这种燥热的感觉尤为强烈,事实上,在终日坐立不安的困扰以及噩梦不断的侵袭下,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镜子里深深的黑眼圈无声的抗议着,难以入睡造成的辗转反侧使得原本就凌乱不齐的头发更加的杂乱无章,哈利揉揉腥松的睡眼,随手拨开挡在眼镜镜片上的几缕额发。

 

“喂,小子!你在磨叽什么!快给我下来!”楼下传来弗农姨父中气十足的低沉吼声,那声音听起来像是能和这房间里的一切物质发生共振似的。

 

哈利在一瞬间清醒,这才猛然记起今天是德思礼一家举家出游的日子,他们一早就得赶到机场——达利买的第五百八十七罐罐装可乐不幸中了全家免费到马尔代夫度假一周的大奖——显然这个“德思礼一家”不会包括哈利。

 

不过哈利本身也对此了无兴趣,算算看他已经有十七天没有收到任何来自魔法世界的消息了(“马尔代夫星星海,爸爸说那儿棒极了!我真遗憾你不能去!”哈利的表哥达利手舞足蹈幸灾乐祸并假装充满同情的道),海德薇十天前就出去了,至今仍然杳无音信,不知为什么,想到这点哈利总有些惴惴不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脑海里低吟,“老天,但愿海德薇别出什么事!”

 

不会的,哈利用力摇摇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将这个荒唐的想法和可能性挥去,他告诉自己,以前海德薇最长的一次外出过一个月,最后也还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砰!”伴随着一声巨响,哈利的房门被撞开,弗农姨父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揪住哈利的衣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小子!装作没有听到我说话对你有什么好处!要是你……”

 

“就算我装作听到了你的话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好处,谢谢。”哈利烦躁的挣脱弗农姨父皮糙肉厚的大手,不耐烦的打断他,侧身避开弗农姨父魁梧的身躯,重重的蹬着楼梯走下楼去。

 

佩妮姨妈和达利表哥已穿戴整齐围坐在餐桌前,哈利瞥见客厅的一角摆放着四个黑色大行李箱。看到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哈利,佩妮姨妈竖起眉毛嫌恶的教训了他几句,可是心烦意乱的哈利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是默默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声不响低着头用叉子折磨自己的早餐——一块小的可怜还有些焦黑的煎蛋。

 

佩妮姨妈骂够了,又给达利的盘子里添了两块三明治,眼见弗农姨父怒气冲冲从楼上走下来,便冲着他神采奕奕把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台词添油加醋的又重复了一遍:“噢弗农亲爱的,别皱眉,你知道,我们聪明又优秀的儿子,他中了大奖,哦上帝,真不敢相信,达利以后肯定会更加出息的,你说是吗,弗农?”

 

哈利此刻没有一点儿心思去关心抽中一次大奖跟将来更加出息之间能有什么必然联系,焦黑的煎蛋已经支离破碎,哈利一口没碰,他现在什么都吃不下。强迫自己喝光杯底的牛奶,哈利浑浑噩噩站起身就往楼梯口走。

 

“小子!给我看好家!要是家里少了什么东西,我们回来唯你是问!”弗农姨父在身后叫道,大概由于时间紧迫的关系亦或是对于免费的旅游充满期待而心情很好的缘故,弗农似乎并不打算去追究这个所谓的侄子今天早上一系列失格的表现。

 

哈利勉强从牙缝里挤出“旅途愉快”几个字,便头也不回的返回自己的房间。旅游,真是无忧无虑的麻瓜们!不得不承认哈利甚至有些嫉妒,他现在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去憧憬什么美好的旅行。就在不久前,伏地魔,那个魔法界几乎人人恐惧的黑魔头恢复了实实在在的肉身,而他,哈利波特,这个与魔法界息息相关的一份子已然和魔法界脱离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他却什么情报都未曾得到。伏地魔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恢复肉身恢复力量,哈利想不出他会有什么理由在这十几天内蛰伏待机,无所事事,这不可能,很明显不可能,不是么?哈利总是注意着麻瓜的新闻,若是其中报道了什么不好的怪事,那很可能就是伏地魔采取的行动。可是,在哈利尽量不漏过自己所能看到听到的消息范围内,他始终一无所获,就连他的好朋友罗恩,赫敏,还有他亲爱的教父小天狼星的信件也半封都没有。所有的这一切造就了哈利波特现在挥之不去的焦躁烦闷的心境。

 

所幸哈利有整整一周不用见到德思礼一家,仅就这一点来看,他还是打从心底感谢上帝对他的莫大恩惠,尽管这对于缓解他的心情起不到任何作用。哈利烦闷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步伐急促而混乱,直到因为心不在焉的一脚踢在床头柜角上痛的他泪流满面时,哈利才猛然意识到似乎有必要整理一下自己连日来偏离正轨的心情了。

 

给自己可怜的脚趾施了一个不怎么管用的止痛咒,哈利无精打采的将自己摔在床上,头枕着胳膊,开始自我反思。

 

塞德里克.迪戈里死了,就在他哈利波特的面前,人人都说哈利波特是大英雄,他不止一次从那个别人连名字都惧怕提及的神秘人手中逃脱,听起来很了不起,是吗?可哈利从来不这么认为,过去他不过仗着母亲赌上性命留下的那个咒语的保护才一次次脱险,而这一次,他终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学死在自己的面前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算哪门子的英雄?!不过是一个连自己的同伴都保护不了的无能的可怜虫而已!更何况,是他叫塞德里克和他一起去拿奖杯的,若不是这样,塞德里克根本就不会死,他现在会跟他的爸爸妈妈在某处享受自己的暑假,一切都是他哈利的错,他等于是间接杀了塞德里克!多么讽刺!大英雄哈利波特其实是一个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

 

这个想法令哈利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冰冷,他无法逃避这个事实,或许他一辈子都将带着这份对塞德里克.迪戈里刻骨铭心的罪恶感和愧疚感生活下去。但是他心里很清楚,无论他有多么痛苦,也不会比逝者更糟,毕竟,死去的人,连痛苦的机会也不复存在了。

 

一时间哈利觉得自己像是漂流在大海上的一片枯叶,孤零零的,望不到岸,更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哈利甚至觉得没能阻止伏地魔恢复肉身都是他的错,当时他明明在场的,他为什么没有鼓起勇气去一脚踢翻那口冒着火星的邪恶大锅?他为什么一动不动的任由小矮星彼得从他身上取走鲜血?哈利波特,你是一个胆小鬼,你是这世上最懦弱,最懦弱的懦夫!

 

哈利低声咒骂着自己,陷入了自我嫌恶的状态。

 

然而自我唾弃并不能减轻哈利深深的自责,这自责正是他近日来烦躁不安的根源,尽管在霍格沃茨特快上,他一度认为自己找回了阳光和希望,但在这段看似宁静的日子里,那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的重现,给哈利的心灵又变本加厉的束上枷锁。

 

过了好久,哈利才从深刻的自我厌恶中缓和过来,开始强迫自己接受现实,事已至此,自责也无济于事,无论他如何追悔莫及如何自我摒弃,伏地魔的复活已是既定事实,他应该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至少,从现在起,他得努力不让塞德里克的悲剧再次发生。

 

想到这里,哈利翻身从床上跳起,从地砖下找出他上学期在霍格莫德买的《黑魔法并不可怕——教你抵御黑巫师的199道咒语》,摊在写字台前读起来。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待到日暮西沉,哈利才从桌前站起身,伸开双臂舒展舒展筋骨,觉得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遗憾的是那书里的内容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不过记载了些许古代的巫师们成功对抗黑巫师的案例,可由于很多那时候厉害的咒语已经失传,书中并无关于这些咒语学习和施放方法的详细说明。随手把书往旁边一丢,哈利终于感到肚子饿了。

 

给自己做晚饭的时候,哈利总是心不在焉的将目光移出窗外,内心从未像现在这般强烈期盼着能看到海德薇雪白的身影朝他飞来,他不在乎海德薇是不是带回只言片语,此刻他仅仅只是想快点看到这个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好伙伴。

 

直到夜幕降临,哈利连一根羽毛都没有等到,不仅如此,他还不小心割伤了手。胡乱包扎好伤口,哈利在切的歪歪扭扭的小面包上涂上少许黄油,又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牛奶。很简陋的晚餐,哈利却吃的轻松,庆幸他终于恢复了食欲,要知道在早上照镜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瘦得几乎皮包骨头了。

 

没有佩妮姨妈尖利刺耳的冷嘲热讽,没有弗农姨父粗声粗气的辱骂训话,没有达利倒人胃口的吃相,哈利沉浸在难得安宁的晚餐之中。

 

一无所获的一天过去了,哈利怀着第二天醒来可以见到海德薇的憧憬合眼睡去,连日来第一次安睡到天亮。

 

哈利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德思礼家尖亮的门铃惊醒,一面纳闷这么一大早会有谁来找德思礼一家有什么事,一面揉揉惺忪的睡眼从观察眼往外望去,讶异地发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赫敏.格兰杰!



TBC

评论(13)

热度(286)